百度网盘app视频字幕缓存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高寒独自坐在局里走廊的长椅上等待。

身边同事来来往往,也有小声的议论。

“那真的是高队哎,他怎么在那里发呆啊!”

“没想到我还能看到他发呆,活久见啊。”

“没想到吧,知道那房间里的人是谁吗?”

冯璐璐正在近旁的室内录口供,高寒作为她的“家属”,不允许参与其中。

他担心出什么岔子,一直在外等待。

“高队,小区刀片的案子有新线索,证物科请过去一趟。”队里的小杨走过来。

高寒不放心的往旁边房门看了一眼,时间差不多了。

“去吧,我在这儿帮看着。”小杨明白他的心思。

高寒咧了一下唇角:“注意她的情绪。”

阳光照进丛林清纯美女清晨逆光写真

说完,他快步离去。

小杨有点儿发愣,刚才高队是对他笑了一下吗!

他来局里这么多年,第一次看到高队的笑容……虽然他也是个男人,但不得不说,高队笑起来真好看。

小杨在外等了一小会儿,房门便打开,同事小李将冯璐璐送了出来。

“冯小姐,如果还想起什么,随时跟我们联系。”小李说道。

冯璐璐点头,目光四下寻找一圈,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,她难免有些失落。

小杨见状正要说话,两个同事架着程西西从走廊经过。

程西西狠狠盯着冯璐璐,眼睛里像是随时能喷出两条毒蛇。

冯璐璐感觉很不舒服,她避开了程西西的目光。

从冯璐璐身边经过时,程西西忽然用胳膊狠狠撞了冯璐璐一下。

冯璐璐毫无防备,眼看就要摔倒在地,一双有力的手臂稳稳接住了她。

她随即落入一个熟悉的温暖的怀抱。

是高寒及时赶到。

“怎么样?”他紧张的眸子里满是关切。

冯璐璐轻轻摇头,因余悸未消她撒娇式的往他怀中缩了缩,高寒默契的将手臂紧了紧,呵护之意显而易见。

“不许动!”小杨和同事立即将程西西控制住。

程西西嫉妒得发狂,她疯狂大喊:“冯璐璐,欠我的,统统要还给我!”

她紧紧抓住长椅一角,死活不肯往前走,嘴里仍在大骂:“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,为了钱连自己都卖,这种女人就该下地狱……痛!”

高寒扣住了她的手腕,他的表情看似云淡风轻,手上也没怎么用力,但程西西的手就是硬生生的被掰离了长椅。

“我……我要投诉,私自对我用刑!”程西西痛得面容扭曲。

高寒放开她,小杨和同事立即架住程西西,不再给她乱来的机会。

程西西不甘心的挣扎:“这就是证据,这……”她愣住了,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高寒扣住她手腕时,她明明那么疼,为什么她的手腕竟然一点点红印也没有?

“程小姐,该进去录口供了。”小杨催促,“配合我们工作是的义务。”

程西西仍在惊讶中回不过神来,任由小杨将她推进了室内。

高寒带着冯璐璐上车。

“刚才是怎么做到的?”冯璐璐好奇的问道。

她的情绪仿佛没受到程西西的影响,还有心思好奇这个。

高寒也无意提起不愉快的事,索性顺着她的话往下说。

“什么?”

“就刚才啊,抓着那个女孩的手腕,让她痛得不得了,但又一点痕迹没留下。”

“很简单,我只是扣住了她手上的穴位而已。”

扣准了穴位,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让对方痛苦不堪。

冯璐璐满眼崇拜的星星,“好厉害哦!

高寒勾唇,她的崇拜让他非常受用。

“想学?”他问。

冯璐璐瞬间便来了兴趣:“我能学会吗?可以教我吗?”

“师父收徒弟……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事。”高寒的表情高深莫测。

冯璐璐眨巴眨巴眼,像一个懵懂的孩子,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。

“一般收徒弟需要斟酒敬茶磕头。”

冯璐璐闻言,不由得有几分诧异:“这么讲究。”

“传授技艺是一件严肃的事,但有一个例外,可以随教随学,包教包会,学不会的话还可以责骂老师教得不好。”

“什么什么?”

“老公和老婆。”

冯璐璐一愣,她怎么有一种自己被套路的感觉。

“叫声老公,我教。”狐狸终于露出了狼尾巴。

冯璐璐脸颊泛红,但一点也不扭捏,“叫声老公,全部教吗?”她还提出条件。

高寒挑眉。

“老公~”她不但叫了,还故意拖长尾音。

高寒仿佛浑身通电,每个细胞都一阵麻酥,但他发现这种感觉非常不错。

“再叫一声听听。”

“老公~”

“叫三声算拜师了。”

“老公~老公~老公。”

高寒脸上浮现一阵奇怪的神色,像是极力忍耐着什么。

他算是发现了,自己给自己挖了一个坑,下次这种套路还是应该在家里施展。

更准确来说,应该在床上施展……

“放心,我保证包教包会。”高寒略显紧张地搓了搓手,随即他便发动了车子。

冯璐璐面带疑惑地问道,:“不是说教我吗,干嘛开车?”

“我带去找……教学场地。”

**

程西西坐在讯问室,虽然戴着手铐,身体自由也被暂时限制,但她仍然趾高气昂,没把这儿当回事。

“程西西,和石宽是什么关系?”

石宽就是她雇佣的刀疤男,正在另一个讯问室接受讯问。

“不认识。”程西西不以为然的回答。

自从进来以后,程西西就只说过这三个字。

这时,小杨走进来与同事耳语了几句,讯问暂时中止,两人走了出去。

“怎么会这样!”同事有些惊讶。

小杨摇头:“石宽咬死不认识程西西,说是他带人走错了房间。程西西的律师已经来了,要按程序把她带走。”

“要不要向高队汇报?”同事问。

小杨挠头,他也拿不定主意,要是白唐在就好了。

他想起刚才高寒对程西西施展的那一招“拿穴手”,决定暂时不向高寒汇报情况。

新的证据还没出现,律师又是按规定办事,报告高寒也没用。

二十分钟后,恢复自由的程西西走出了警局。

她回头轻蔑的看了一眼,心中默念:高寒,也没什么能耐嘛!冯璐璐,等着,咱们这笔账迟早算清!

**

暮色低垂。

ICU里已经亮起了灯,换上了晚班护士。

护士这边都已经安排好,见萧芸芸来到,她们很默契的一起离开了病房。

萧芸芸来到床边,瞧见熟睡中的沈越川,再看看旁边这些仪器,尽管明知道他是装的,心中还是有些不寒而栗。

“越川,别睡了,”她轻声叫道,“我看着瘆得慌。”

沈越川猛地睁开眼,眼里满是笑意。

萧芸芸松了一口气,不由自主趴上了他的心口。

感受到他的心跳和温度,她才完全放心。

沈越川握住她的手坐起来,小心翼翼将

她拉到身边,让她斜靠在自己怀中。

“儿子今天乖不乖?”他的一只手抚上她的肚子。

萧芸芸撇嘴:“怎么知道它是儿子?是不是不喜欢女儿?”

沈越川诚实的点头。

萧芸芸愕然,有些生气:“沈越川,没看出来啊,还重男轻女。”

沈越川握住她的手:“世事多变,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,我希望我们生好几个儿子,长大后能保护。”

萧芸芸一愣,心口不由地发酸。

是啊,他们一路走来经历了多少磨难,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。

但是,“如果有事,我会去找……”

萧芸芸还未说完,她的小嘴便被他封住了。

本来是不允许她说这种话,但触碰到她甜美的唇瓣,他便控制不住。

沈越川的气息强势入侵,萧芸芸很快也忘了自己置身何处,全身心跟上他的节奏。

原本坐着相拥的两人,当这一吻结束,变成了她侧躺在他怀中。

沈越川的大掌护着她,也护着他们的孩子。

“芸芸,不用担心,这次找出了陈浩东,潜在的威胁就不会再有了。”沈越川说道。

说到这个,萧芸芸转过身来面对沈越川,她的脸颊泛起不自然的红色,娇俏的鼻头还冒着一层细汗,看上去有些紧张。

“我有件事要告诉……那个,叫阿杰的已经答应,回到陈浩东身边后当内应给我们传递消息。”

她是想跟他说这个事,聊两句就劈叉了。而且她有那么一点不太敢张嘴,担心他责怪她冒险。

“怎么做到的?”沈越川问。

萧芸芸更加紧张,小脸也变得越加绯红,“我让人查出阿杰在老家乡下有个女朋友,两人本来打算今年结婚,但阿杰跟着陈浩东干坏事,根本不敢回乡,我答应他照顾那个女朋友,等抓到陈浩东后,我来想办法让他们结婚。”

她一边说一边暗中注意着沈越川的表情,担心他生气。

看他脸色越来越凝重,她眼睛也渐渐红得像兔子,几乎快要哭出来。

“越川,我保证我没有冒险,表姐派了很多人守在房间外……”

沈越川这才发现她的担忧和害怕,他立即抱紧她的肩头:“芸芸,做得很好。”

沈越川现在才知道,她收集信息的能力有多强大。

“真的吗?”萧芸芸的眼睛在发光,因为她得到了肯定,而这个肯定是来自沈越川的。

“当然,让我很惊喜。”

萧芸芸笑了,弯弯笑眼美得像月牙儿。

沈越川看着她脸上满满的开心,心想陆薄言果然说得对,他如果去坏了她的计划,后果……可能会把她因为他而生出的勇气硬生生打掉。

爱一个人,最好的办法是给她肯定和鼓励。

他第一次深深的感受到陆薄言对他的兄弟情,帮助他成功掐灭了一场感情危机。

陆薄言:敢情我这个兄弟就是替阻挡感情危机的。

“越川,我怎么发现在笑?”萧芸芸捕捉到了他眼角的笑意。

“我没笑。”

“是不是在笑话我做的事幼稚?”

“我真的没笑。”

“可我觉得就是笑了,心里面一定认为我做得不够好……唔!”

她的唇再次被封住。

怀疑声立即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甜蜜的喘气声。

沈越川心中感慨,想要解决感情危机,还是做一些爱做的事比较靠谱,兄弟情什么的,说说就行了。

陆薄言:??

PS,今儿三更结束了,喜欢的小伙伴记得加书架哦~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