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c影院大全年零诵定

许佑宁看着萧芸芸,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,忍不住问:“芸芸,你是不是有什么隐藏技能?”

“啊?”萧芸芸被问得一头雾水,懵懵的看着许佑宁,“什么隐藏技能?”

苏简安适时地提醒萧芸芸:“一种‘一猜就中’的隐藏技能。”

萧芸芸终于反应过来,瞪大眼睛看着许佑宁:“我猜中了吗?”

许佑宁点点头:“嗯哼。”

萧芸芸瞬间释然:“这就对了,一切就可以解释通了!”

“……”苏简安和许佑宁皆是一脸不解的表情看着萧芸芸,等着萧芸芸的下文。

萧芸芸不紧不慢地解释道:“我刚才很好奇,那个小宁为什么把她所有的遭遇都归咎到佑宁身上。但是,如果她是佑宁的替身,那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。小宁大概是认为,发生在她身上的所有悲剧,都是因为这个世界上存在着另一个佑宁吧。”

“她好像……就是这么认为的。”许佑宁好奇的看着萧芸芸,问道,“芸芸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不想看……”萧芸芸吐槽道,“大家都是成

年人了,可不可以成熟一点,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啊?”

就像许佑宁说的,她和小宁的人生毫无干系。

小宁正在遭遇什么、接下来需要面对什么,都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。

晴天浅笑清秀又唯美

就因为佑宁和她长得很像,她就把责任推到佑宁身上,这好玩吗?

就在萧芸芸愤愤不平的时候,一道慵懒又不失娇

媚的声音传过来:“你们真的都在这儿啊!”

几个人循声看过去——

是洛小夕。

洛小夕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晚礼服,腰部是针对孕妇的设计,该修身的地方十分熨帖她身体的线条,该宽松的地方显得随意而又优雅。

她脚上是一双黑色的平底鞋,白皙的脚踝和足背在灯光下如玉般温润迷人。

她款款走来,脸上挂着一抹妩

媚而又娇俏的笑容,整个人像夜空中最亮的星,让人移不开眼睛。

哪怕是一个孕妇,哪怕即将分娩,洛小夕也依然风

情万种,妖

娆迷人。

她生来,就是人群中的焦点。

萧芸芸最先反应过来,冲着洛小夕招招手:“表嫂,快过来!”

洛小夕走过来,揉了揉萧芸芸的脸:“什么事这么兴奋?”

“唔!”萧芸芸神神秘秘的说,“我们刚才看见了佑宁的替身!”

“哦,那个女孩啊?我也看见了!是和一个姓贺的男人在一起吧?”洛小夕耸耸肩,“我看背影,还以为是佑宁,叫了之后才发现认错人了。”

“哎……”萧芸芸一脸失望,“表嫂,我还打算吊一下你的胃口呢……”

“……”洛小夕笑了笑,示意萧芸芸淡定,“我还有一个更劲爆的消息——我问了那个贺总,贺总说,那个女孩是康瑞城的干妹妹。

“‘干妹妹’这个身份有多暧

昧,大家都懂哈。再看那个女孩的长相,我差不多可以猜到了,那个女孩……只是康瑞城找来代替佑宁的。说起来,康瑞城很悲哀,那个女孩……也很可怜。”

康瑞城很悲哀?

有那么一个瞬间,许佑宁对洛小夕这些话是有同感的。

但是,下一秒,她就没有任何感觉了。

她已经离开康家,康瑞城现状如何,都和她没什么关系了,她也不会再关心。

苏简安看出许佑宁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,于是,转而问:“小夕,你怎么会这么晚才来?”

“哎……”洛小夕一副很苦恼的样子,“我本来很想来的,可是化好妆之后,我突然又不想来了,在客厅坐了一会儿,我又想来了……女人啊,天生就是一种比较纠结的生物!”

苏简安:“……”

许佑宁:“……”

萧芸芸这种学医的人都无法淡定了,怕怕的看向苏简安:“表姐,怀孕的女人……都这么恐怖吗?”

苏简安不想给萧芸芸“幼小”的心灵覆盖上阴影,果断否认道:“没有,小夕只是极个别的极端例子!”她毫不犹豫地把许佑宁推出去,“不信你看佑宁,佑宁不是很正常嘛!”

萧芸芸想了想,点点头:“也是哦!”

洛小夕看着苏简安,犹疑的问:“你们也觉得我太过分了吗?”

苏简安给了洛小夕一个安心的眼神,十分笃定的说:“不管你怎么闹,我哥都一定愿意陪你,你不用管其他人怎么看。”

“唔!”

洛小夕觉得苏简安说的有道理,赞同地点点头。

不过,不管苏亦承多么愿意配合她,她都不能太过分啊。

她以后要不要控制一下自己呢?

洛小夕还没纠结出一个答案,萧芸芸就突然问:“表嫂,表哥人呢?怎么没有看见他?”

洛小夕指了指宴会厅门口的方向,说:“我们进来的时候正好碰到薄言,亦承就让我一个人过来找你们了。”

“哦。”萧芸芸随口问,“表哥找表姐夫他们有事吗?”

“有……也只是给孩子取名字的事情吧!”洛小夕摇摇头,一脸无奈的说,“你表哥最近钻进了取名字怪圈!”

萧芸芸和苏简安几个人皆是一脸好奇的表情:“怎么了?”

洛小夕指了指自己圆滚滚的肚子,说:“这个小家伙不是要出生了嘛,我爸妈和亦承想了一大堆名字,可是他们没有一个满意的,一致决定部作废重新想,然后就想到现在都没有结果。可是,你表哥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啊,他发誓一定要想到一个合适的名字,再然后就开始漫长的——自己为难自己的路!”

“……”萧芸芸又纠结了,看向在场唯一有经验的人,“表姐,给小孩子取名字,有这么难吗?”

苏简安摊手,一脸无解的表情:“相宜的名字是她奶奶取的,西遇的名字是他爸爸取的,我……程没有参与。”

萧芸芸又看向即将要有经验的许佑宁,好奇的问:“佑宁,穆老大会不会很纠结你们家宝宝的名字啊?”

许佑宁也是一脸不在状态的样子,耸了耸肩:“司爵说,好名字就和两个人之间的缘分一样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想到了,我们要等。所以……我们家宝宝还没有取名字。”

“……”萧芸芸忍不住吐槽,“那表哥和穆老大……简直就是两个极端啊。”

一个极端在意,一个极端的……不在意。

苏简安想到陆薄言为西遇取名字的时候,毫不费力,轻轻松松就搞定了。

她不由得好奇:“小夕,我哥……主要是考虑到哪方面啊?”

洛小夕干笑了一声:“他也没有太多考虑的,他只是觉得……这个世界上的好名字突然间都消失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所有人集体沉默。

这样的话,就难怪苏亦承迟迟搞不定孩子的名字了,而他们,也帮不上任何忙。

萧芸芸干脆转移话题:“我们去吃点东西吧,我好饿啊。”

其他人默契地同意了萧芸芸的提议,往自助餐区走去。

这时,康瑞城和东子正在回康家老宅的路上。

车子开进老城区的时候,康瑞城突然出声:“停车!”

东子踩下刹车,不解的看着康瑞城:“城哥,怎么了?”

康瑞城下车点了根烟,狠狠地抽完,接着又点了一根。

东子担心康瑞城的安,跟着下车,站在康瑞城身边,默默陪着康瑞城。

不一会,东子接到小宁的电话。

小宁在电话里哭着哀求,让东子再和康瑞城确认一下,是不是真的要她去陪那个贺总?

东子看了看康瑞城——看起来,康瑞城并没有要改变主意的迹象。

他冷冷的说:“城哥叫你做什么,你就去做什么,不要有那么多废话!”

小宁似乎是觉得委屈,哭着问:“如果我是许佑宁,城哥还会这么对我吗?”

她不知道,许佑宁的名字,已经是康瑞城世界里的禁词。

康瑞城夺过阿光的手机,阴沉沉的问:小宁,你是不是不想回来了?”

小宁没想到康瑞城会接电话,完被吓到了,忙忙解释:“城哥,不是的,我还想回去。你放心,我一定按照你吩咐的去做,我一定会让贺总满意!”

康瑞城挂了电话,把手机丢回给东子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康瑞城吐出一圈烟雾,冷冷的勾起唇角:“她拿自己和阿宁比?”

“……城哥,”东子提醒康瑞城,“很多人都说,你把小宁当成了许佑宁。”

康瑞城目光不明的盯着东子:“怎么,你也这么认为吗?”

“……”

东子沉默着默认了。

他的确也觉得,康瑞城把小宁留在身边,是因为小宁和许佑宁长得有几分相似。

如果是因为小宁的姿色,外面有那么多比小宁漂亮的女人,康瑞城何必独独留下小宁?

康瑞城冷笑了一声,说:“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,她不是阿宁,她也不会成为第二个阿宁。”

“……”东子诧异了一下,过了片刻才问,“既然这样,城哥,你为什么还要把小宁留在身边?”

“她长得和阿宁是有几分相似。”康瑞城答非所问,自顾自的说,“不过,你知道我为什么分得清她和阿宁吗?”

东子不知道康瑞城要表达什么,只好顺着康瑞城的话问:“为什么?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