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中文映画官方传媒的微博

她努力想要回忆起一些什么,但大脑一片空白,什么都想不起来。

她走进屋内,看着眼前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切,试图寻找大脑深处的记忆。

仍然是一片空白。

不知不觉中,她已抬步来到二楼,目光落在走廊深处的主卧室上。

那个房间一直是锁着的,高寒从来没让她进去过。

此刻,那个房间像一个巨大的秘密,吸引着她不由自主的往前。

纤手握住门把往下压。

房门纹丝不动,依旧是锁着的。

以往她也不是没有好奇过,但因为门锁着便放弃了。

今天,她多想了想,弯腰从门前的地毯下,找到了房门钥匙。

高寒就喜欢把重要东西放在灯下黑的位置。

打开门,一片喜庆的大红色瞬间映入冯璐璐的眼帘。

气质灵动清纯美女图片

**

徐东烈和高寒是同时赶到别墅门口的。

看到花园门是开着的,高寒心头一震,顿时变了脸色。

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开车门,跑进屋内的。

当他来到这间主卧室,看到晕倒在地上的那个熟悉的身影时,他生平第一次感觉到天旋地转,举足无措。

“冯璐璐,冯璐璐!”徐东烈将晕倒在地板上的冯璐璐扶起来。

她脸色惨白,完失去了意识。

再看这房间里的装潢,墙上挂着的结婚照……她是受了多大的刺激,才会这样昏迷不醒。

“高寒,你这个王八蛋!”徐东烈只觉一股冲天血气涌上心头,他放下冯璐璐,起身便给了高寒狠狠一拳。

毫无防备的高寒瞬间被打趴在床上。

“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跟你没完!”徐东烈再次抱起冯璐璐,冲出了屋子。

高寒想撑起身体,手臂竟然滑了一下。

他的双手在颤抖。

上一次他的双手颤抖,也是在冯璐璐昏迷不醒的时候……

高寒,冷静。

他深深吸了一口气,逼迫自己镇定下来,大步走出门外。

日出东升。

再到日落西没。

病房外的景色每天都没有改变,而病房内躺着的冯璐璐也没有醒来的意思。

她已经昏睡三天了。

那晚徐东烈穿过大半个城市,将昏迷的冯璐璐紧急送到了李维凯的治疗室。

然后,她便睡在了这间周围都是监护仪器的病房之中。

“她的身体特征没有问题,她只是……自己不愿意醒过来。”李维凯对着身边的众人说道。

苏简安、洛小夕她们每天往这里跑一趟,三天过去了,她们也难免着急。

“她为什么不愿意醒过来?”洛小夕不明白。

李维凯略微思索:“有些东西刺激了她的大脑神经,她想要寻求更多的记忆。”

站在门口的高寒默默转身,回到了病房外,隔着玻璃凝视着冯璐璐。

她安稳的躺在病床上,神色如常,就像平常睡着的样子,而且是睡着后梦境没有波动的样子。

她是不是想要寻找到丢失的记忆,找到之后,会不会像以前那样陷入痛苦和纠结,然后再来一次选择……

这样的恶性循环是不是会一直重复下去……

“冯璐,别找了,快点醒过来……”高寒不由自主的喃喃出声。

“你挡不住她的,她的大脑活动很频繁。”李维凯也来到了病房外,目光停留在病房内的监脑仪上。

监脑仪上的频率线动得很快,但曲线并不波折。

“李维凯,让她停下来。”高寒轻声说。

李维凯微微一愣,他从高寒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恳求。

高寒这样的男人,让他死,可能比让他求人更容易吧。

“现在阻止,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,”李维凯也没为难他,照实说道:“从频率线来看,她应该什么都没找到,等她自己醒过来吧。”

“你现在应该考虑的问题是,”他接着说:“她醒过来之后,你怎么跟她解释?”

高寒眸光微沉,解释不好,她仍会自己去寻找。

“如果我从陈浩东手中拿到部的RMT技术,有没有办法治好她?”高寒声音凝重的问。

李维凯点头,他急需弄清楚的,是MRT怎么侵入大脑。

弄清楚这个问题,其他的迎刃而解。

“有你这句话,够了。”高寒最后不舍的往病房内的冯璐璐看了一眼,转身离开。

李维凯皱眉,什么意思,他这是干什么去了?

李维凯猜不透他的想法,索性丢到一边,走进病房查看冯璐璐的情况。

仍然是一切正常。

“我以为高寒会在这里守着。”门口响起一个男声。

李维凯转头看了一眼,徐东烈神情冷酷的站在门口。

“他一直在,刚走。”李维凯回他。

“去哪儿了?”徐东烈质问。

李维凯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徐东烈的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:“他把人害成这样,难道没有半点愧疚之心!”

李维凯耸肩,对他的愤怒不以为然:“苦守在病床前,就算是有愧疚之心了?”

徐东烈听他话里有话,立即走上前质问:“他究竟去哪里了!”

李维凯抬头看向徐东烈:“我想起来了,之前那份号称是MRT的技术是你买的吧,你知不知道,自己被骗了?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“那只是部分技术,所以冯璐璐没法完好起来,”李维凯耸肩,“如果我没猜错,高寒是想办法弄完整版去了。”

徐东烈怔在原地,从来没人跟他说起过这个。

所以,她现在这样,其实也跟他有关。

“如果璐璐醒过来,我劝你暂时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她。”说完,李维凯放下手中的检查仪器,转身离开。

徐东烈失神着转头,怔怔看着昏睡中的冯璐璐。

他心里第一次冒出一个疑问,他对冯璐璐的感情,究竟是让她更好,还是更坏……

“妈妈!”忽然,一个稚嫩的童声在病房外响起。

紧接着,一个小姑娘跑到病床边,抓起了冯璐璐的手。

徐东烈见李圆晴跟着走进来,他认出了这个孩子,冯璐璐的“女儿”笑笑。

“妈妈,你醒醒,你醒醒啊,妈妈!”笑笑着急呼唤着。

李圆晴柔声劝道:“笑笑,你忘了刚才答应李医生的,妈妈需要安静。”

笑笑含泪看着她:“李阿姨,妈妈为什么不睁开眼跟我说话

?”

“妈妈累了,她想多睡一会儿,”她接收到徐东烈的眼神,“笑笑在这儿陪着妈妈,阿姨出去一小会儿。”

笑笑乖巧的点头。

李圆晴跟着徐东烈来到病房外。

“我问你,”徐东烈严肃的看着李圆晴,“冯璐璐这次晕倒,是不是高寒逼得她太紧?”

李圆晴摇头:“我……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高寒是不是又想和她在一起?”

李圆晴微愣,继而唇边泛起一丝冷笑:“徐东烈,高警官没你想的那么不堪,相反他们俩都很痛苦。”

徐东烈没想到她会嘲笑自己,一时间不禁语塞。

“我不知道有什么事,可以让两个相爱的不能在一起,”李圆晴紧紧盯住他,“但如果是你在从中作梗,我看不起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李圆晴丢下一个鄙视的眼神,转身离去。

“我没有……”徐东烈气恼的一拍窗台,很快又疼得倒吸了一口气凉气。

李圆晴回到病房,只见笑笑紧张的抓着冯璐璐的手,小脸上满布担忧。

她的心口泛起一阵酸楚。

“璐璐姐,”她来到病床边,轻声呼唤:“你快点醒过来吧,我们都很担心你。”

忽然,她瞧见冯璐璐的眼皮动了一下。

“璐璐姐……”

“妈妈!”

冯璐璐慢慢睁开双眼,视线中映出李圆晴和笑笑欣喜的脸。

她吐了一口气,感觉很累很累。

“璐璐姐,你怎么样?”李圆晴立即询问。

冯璐璐轻轻摇头,“我没事。”

她只是感觉自己走了好远好远的路,想要找到什么,可是什么都没找到,疲惫的空手而归。

很快,李维凯被李圆晴叫了过来。

李维凯看冯璐璐平静的表情,就知道她什么也没想起来。

当时他给她做的记忆清除,用的也是最先进的科技,没那么容易想起来。

苏简安和洛小夕正巧来医院看望冯璐璐,见她总算醒来,也松了一口气。

“璐璐,你什么都不要想,先养好身体。”苏简安劝慰道。

洛小夕也点头:“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担心,我都安排好了。”

“我真的没事,我反而觉得这一觉睡得很好,更加有精神了。”冯璐璐伸一个懒腰,冲两人笑道。

不过,该问的问题还是要问,“你们……知道高寒在哪里吗?”

醒来这么久,高寒竟还没出现。

她晕倒在他家的房间里,他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。

“他……”苏简安看向洛小夕。

洛小夕赶紧补上:“他出任务去了,紧急任务。”

任务这个词真好用。

冯璐璐不知道真假,但也说不了什么。

见她恍然失神,苏简安和洛小夕都知道,她对以前的事情很好奇。

“璐璐,我们先送你回家,”洛小夕安慰她,“以前的事,我们慢慢说给你听。”

回到家之后,洛小夕的确对她说了一段已经被她遗忘的往事。

在碰上高寒的时候,她身边已经带着笑笑了。

后来高寒和冯璐璐相爱,已经准备结婚,一场车祸改变了这一切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