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视频appios版污

   笔♂下÷文☆学 .,精彩免费!

   哪怕在最危险的时候,许佑宁想活下去的欲

  望也没有这么强烈。

  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,就是……穆司爵突然在她心里占了很大的比重。

   剩下的日子里,再见穆司爵一面,比什么都重要。

   也许是因为有了寄托,许佑宁一颗心变得非常踏实。

   回到康家之后,如影随形跟着她的危机感、还有那种深深的恐惧和不安,一夕之间消失殆尽。

   她终于可以安心入睡了。

   傍晚离开康家的时候,许佑宁希望自己再也不用回来了,最终她没有如愿以偿。

   她以为自己会失望,会难过。

   可是,这一刻,躺在康家老宅的房间里,她竟然觉得安心而又满足。

   这一切,都是因为她终于确定,她对穆司爵真的很重要。

   穆司爵……

   游泳馆清纯美女出水芙蓉照

   想起这个人,许佑宁的唇角就不受控制地微微上扬,心里空虚的地方一点一点地被填

  满。

   她抱着被子,安然沉入梦乡。

   第二天,空气中的寒意悄然消失,洒在大地上的阳光温暖和煦,让人凭空产生出一种晒晒太阳的冲动。

   许佑宁是行动派,晒太阳的念头刚刚萌芽,她就拉着沐沐下楼了。

   一大一小,一人一台平板,晒着太阳打着游戏,两人玩得不亦乐乎。

   康瑞城回来,刚走进院子,就看见许佑宁和沐沐有闹有笑的样子,隔着好几米的距离都可以听见两人的笑声。

   东子意外了一下,说:“沐沐看起来很开心,许小姐的状态也不错。”

   康瑞城“嗯”了声,目光停留在许佑宁和沐沐身上,示意东子:“你先回去。”

   东子点点头,像没有出现过那样,悄无声息的离开老宅。

   康瑞城单手插兜,不动声色的朝着许佑宁和沐沐走去。

   这时,许佑宁和沐沐的游戏正打到最关键的一波团战。

   三个队友都阵亡了,团队只剩下他们两个,一个法师,一个肉盾。

   许佑宁操作的法师在这一局出尽风头,自然成了敌方的首要攻击目标,被敌方三个人团团围起来,无处可逃。

   她只好向沐沐求助:“沐沐,来救我!”

   沐沐快马加鞭赶过来,放了个控制,顺利解救许佑宁,顺手收了一个人头。

   许佑宁和沐沐一起玩了很久游戏,早就培养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默契,两人完美配合,巧妙的赢了这波团战,带线进攻,顺利拿下这一局。

   “耶!我们又赢了!”沐沐兴奋地举起手,“佑宁阿姨,我要跟你击掌!”

   “唔,好!”许佑宁抬起手,还没来得及和沐沐击掌,眼角的的余光就捕捉到康瑞城的身影,“咦?”了一声,看向康瑞城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 康瑞城看了看时间,说:“大概……三分钟前。”

   许佑宁“哦”了声,没再说什么。

   她刚才沉浸在游戏里,应该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吧?

   “阿宁,先别玩了。”康瑞城突然说,“我有点事,想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   沐沐眨眨眼睛,兴奋的举手:“爹地,我可以一起听一下吗?”

   康瑞城把沐沐的手压下去,严肃的看着小家伙:“沐沐,我们要谈一些大人之间的事情。你还太小了,不适合听。”

   沐沐当然知道,康瑞城这就是拒绝他的意思。

   小家伙失望的“哦”了声,没有纠缠康瑞城,只是可怜兮兮的看着许佑宁,像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。

   许佑宁摸了摸小家伙的头,笑着说:“我很快出来陪你。”

   沐沐这才重新笑出来,用力地点点头:“嗯,我等你哦!”

   康瑞城带着许佑宁,直接去了他房间隔壁的书房,示意许佑宁坐下来说。

   许佑宁疑惑不解的看着康瑞城:“你这么急找我,什么事?”

   康瑞城微微前倾了一下上半身,靠近许佑宁,看起来颇为严肃的样子:“我和东子推测,穆司爵和陆薄言应该很快就会有动作。”

   “……”

   许佑宁不说话,在心里“嗯哼”了一声——穆司爵当然很快就会有动作。

   他知道她在这里有危险,不会让她继续呆下去。

   不过,这个没有必要让康瑞城知道。

   许佑宁佯装不解扬起脸,语气里带着一股逼真的疑惑:“你和东子,为什么会这么觉得?”

   “这不是重点。”康瑞城摆摆手,“阿宁,我们这么多人里面,你最了解穆司爵,我需要从你这里知道一些事情。”

   “嗯。”许佑宁点点头,“你问吧,只要我知道的,我都会告诉你。”

   “我主要是想知道……”

   康瑞城想知道的,无非就是穆司爵日常当中的一些小习惯,还有他一般在哪里处理工作,最后才问,穆司爵的一些机密资料,一般会放在什么地方。

   许佑宁想了想,不太确定第一个问题是不是陷阱,只是说了几个人人都知道的穆司爵的小习惯,接着说:

   “我只知道这么多,其他的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我在穆司爵身边的时候,只想着完成你交代的事情,没有留意到穆司爵太多的生活习惯。”

   实际上,许佑宁对穆司爵生活中的怪癖了若指掌。

   不过,这更加是她和穆司爵之间的事情,康瑞城没有资格知道。

   康瑞城并没有怀疑许佑宁的话,点点头:“不要紧,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问题。”

   他在暗示许佑宁,剩下的两个问题,才是重点。

   许佑宁很配合,继续说:“公司的事情,穆司爵一般在公司解决,其他事情,他都会在一号会所解决。还有就是,他几乎不把工作带回家。”

   “嗯,知道了。”康瑞城点点头,一瞬不瞬的看着许佑宁,“最后一个问题呢?”

   “这个……我确实不知道。”许佑宁耸耸肩,“我在穆司爵身边的时候,他之所以格外照顾我,不过是因为我和简安的关系。一些涉及到机密的东西,我是没办法接触到的,毕竟他没有完信任我。”

   这席话,一半真一半假。

   穆司爵确实没有让许佑宁接触机密的东西,但是,这并不代表许佑宁没办法查到。

   在穆司爵身边的那段日子,许佑宁掌握的情报比穆司爵和康瑞城想象中都要多。

   不过,就算她查到了,也不代表他一定要告诉康瑞城啊!

   “我知道了。”康瑞城拉过许佑宁的手,放在手心里仔细的呵护起来,“阿宁,你辛苦了。”

   许佑宁克制着把手抽回来的冲动,疑惑的看着康瑞城:“为什么突然这么说?”

   康瑞城抬起手,抚了抚许佑宁的脸:“这些日子以来,我没有一天不后悔把你送到穆司爵身边。如果我当初没有做那个愚蠢的决定,你绝不会受伤,更不会有这么严重的后遗症。”

   “……”许佑宁挤出一抹笑容,违心的安慰康瑞城,“虽然是你做的决定,但是我也愿意执行你的命令啊。我是自愿去到穆司爵身边的,你不需要自责。”

   她这句话,是百分之百的真心话。

   说起来,她和穆司爵的缘分,确实是康瑞城给的。

   “阿宁,”康瑞城突然问,“你回来这么久,有后悔过吗?”

   “后悔答应你去穆司爵身边卧底吗?”许佑宁苦笑了一声,“很后悔,但也不后悔。”

   康瑞城不是太懂的样子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   “两年前,我确实是最合适去穆司爵身边卧底的人,所以我答应你了,这一点,我不后悔。”说到这里,许佑宁的神色还是十分温和的,下一秒,她的神色突然一变,一股复杂的悔恨爬上她的脸庞,“我真正后悔的是,在穆司爵身边的时候,我没有找到机会杀了穆司爵。”

   说到最后一句话,许佑宁的语气已经有些激动,她被康瑞城抓着的手也握成了拳头。

   康瑞城注意到许佑宁的情绪发生了异常,忙忙说:“阿宁,不要想了。”

   来不及了,许佑宁已经陷入回忆,无法抽身。

   她的眼睛红起来,绝望而又悲伤的看着康瑞城:“如果我早点杀了穆司爵,我外婆就不会意外身亡。”

   “……阿宁,人死不能复生。”康瑞城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,毫无头绪的安慰许佑宁,“外婆不希望看见你这个样子,不要哭了……”

   许佑宁点点头,眼里的雾气却越来越浓。

   “好了,不要哭了……”

   康瑞城把许佑宁抱进怀里,双唇碰上她的眼睛,接着一路往下。

   他吻得越来越投入,圈着许佑宁的力道也越来越大。

   他的意图,已经再明显不过了。

   许佑宁闭上眼睛,默数了三声,在康瑞城将要吻上她的双唇时,她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,一把推开康瑞城,惊慌的看着康瑞城。

   现在,才是真正考验演技的时候。

   康瑞城一脸不解的看着许佑宁:“阿宁,怎么了?”

   “对不起。”许佑宁摇摇头,毫无章法的道歉,“我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   除了对不起三个字,许佑宁好像不会说第四个字了。

   她抱着自己的头,神色越来越痛苦,好不容易回去的眼泪又涌出来。

   康瑞城明明应该心疼这样的许佑宁。

   可是,比心疼先到来的,是一种浓浓的不对劲的感觉……

Tagged